您的位置:首页  »  人妻小说  »  我和老婆的赌约
我和老婆的赌约
我叫窦豆,和老婆宝宝一样都是标准的80后独生子女,你可以理解的,80后的通病在我们身上是体现的淋漓尽
致,你可以不经意间就能发现许多和我们一样的年轻人,我和老婆相识是在网上聊天认识的,每每提及此事我都感
觉是一种宿命和缘分,那天老婆都要下线了看到了我加她好友,用老婆的话说就是可加可不加,最后老婆还是加了,
于是两个人从不经意间的加了好友,到相约见面,约会然后上床,坦白说老婆不是那种一出现就让人一见锺情的类
型,可是很耐看,和袁立还有几分相似,身材丰满却不令人感到肥硕,摸在手中很有手感,那个时候老婆刚刚和她
的男朋友分手不久,正是感情的空窗期,而我恰在此时趁虚而入,那天约好来我家吃饭,吃完老婆就耍赖般的躺在
了我的床上,于是我就顺其自然的上了,因为时间过去两年了,许多的情节我记不得太清了,印象最深的是老婆一
边嘴里说著不要,一边在我的抚摸下却伸手拿著我的鸡巴往她的下面放,当时我还没有在心里把她当成自己的女朋
友,在进入她身体的那刻我对自己说我是在操别人的女朋友,于是乎在后面我大振神威,把宝宝操了半个小时,要
知道我的平均时间也就是在十几二十分钟左右,咱又不是要拍电影或者搞个意淫小说,所以实话实说。你可以鄙视
我了,说我性能力差,我就是十几二十左右。可是那个时候我却真的做到了让宝宝高潮了3 次,操著操著就感觉宝
宝的下面不断的有液体喷出,或者说的更具体些,是我的鸡巴每次插进去的时候都会从宝宝的下面喷出液体,当时
只顾得舒服和发洩了,完事后看到身体下面和满床单的血点,才发现那不是传说中的潮喷,而是宝宝当时月经还没
有乾淨,后来我问老婆,操,月经没有完你不早说啊,老婆横眉冷对,说还不是你勾引我的,你要是不把我弄的痒
痒的不上不下,人家才没有那麽容易就范呢,得合著我还要感谢老婆的月经呢。但是你也从中可以看出老婆的性格
一二了。

应该说我和老婆的性格是互补的,我是典型的宅男,除了上班没事就喜欢呆在家里,上黄色网站下个岛国的动
作片,打打手枪,可是老婆却是典型的事业型,在她们店里做著副店长,御姐范十足,家中自然是阴盛阳衰了,不
过这也是老婆最吸引我的地方,记得那时候我们还没有正式确立恋爱关系,有一次老婆请我吃烧烤,当时我正好摔
伤了手,于是老婆自然骑著电车带著我,嗡嗡的车声,嗖嗖的风声,御姐的长髮往后飘洒,拂过宅男的脸庞,顿时
让我真正的爱上了老婆,我喜欢被老婆照顾的那种感觉,只是可惜婚后我才发觉,一个太过强势的老婆也是够你吃
一壶的,平时我和老婆交流基本上老婆在吼,老公在哼,老婆管外老公管内,日子也就这样过了。

朋友经常拿我和老婆的名字寻开心,说我叫豆子,老婆叫宝宝,孩子乾脆就叫莎莎好了,这样一家人就可以组
成一个豆沙包组合了,当时笑笑就过去了,事后老婆居然真的想给孩子取名字叫莎莎,问题的关键是我们现在还没
有孩子,现在想想才感觉事情不太对,因为我和老婆已经结婚两年了,最近半年多一直没有採取避孕,于是在孩子
的呼唤下和双方父母的催促下,我和老婆决定去医院看看,到了医院后医生问过了情况,开了单子让我和老婆先去
做个检查,我呢去做个精液测试和血液测试,老婆则做个B 超观察一下子宫和输卵管的情况,办完繁琐的手续,怀
著忐忑的心情终于等到了结果,一位中年女医生仔细看完检查结果,神情凝重的对我们说:「现在的情况是你们双
方呢,都有点问题,小窦你的情况是精液的浓度过高,不液化,精液不液化是男性不育的一个重要因素,精液不液
化主要由于男性的生殖器感染,精囊炎,房事过勤,自慰等好多的因素在里面,」说完又看著老婆:「宝宝你的问
题是输卵管有一些粘连,打个比方,你老婆的精子是运动员,你的输卵管是跑道,现在运动员本身就跑的慢,跑道
呢还不舒畅,你说怎麽能跑到终点呢?不过也不是什麽要命的大病,我先给你们夫妻开点药,调理一下,先服一个
疗程的,再回来做做检查,放鬆心态多锻炼一下身体。」多和蔼的医生啊,可是你给出的答案却让我的生活一下子
沉寂下去了,特别是那句自慰过多,这不是明显说的我吗?

不知道是不是老婆原来的男朋友经常内射的原因,还是他男朋友的基因太强势了,反正在我和老婆做爱的第一
年中每次完事后,我的鸡巴上总有一股子说不出的味道,后来从老婆口中才得知她原来的男朋友有狐臭,相带著他
的精液也就有异味了,再加上他经常在老婆体内射精,时间久了老婆的阴道内也就慢慢的留下了他的味道,每每想
及此我总是感觉一阵阵的挫败感,妈的什麽事啊,人走了,味道还留在我老婆的阴道里,每次做爱还要闻闻他的味
道,慢慢的,我对老婆的身体就失去了原来的性趣,基本上是一週一次,每次都是老婆把自己一脱,像个白条鸡一
般躺在床上,喂,你来不来啊?造小孩了。说你你姓窦的。不来我可就和别人去造了,妈的大街上随便拉一个来就
能造。你说让我如何能对著她提起性趣呢?真不知道他原来的男朋友怎麽教她的,这也太不负责任了吧,自己的女
朋友床上功夫不过关,你就放出来祸害别人啊?太没有道德心了,至少你也教会她口交女上位之类的再甩掉啊,你
让你的下任我情何以堪啊,没办法只能自己慢慢的教了,可是老婆对这方面似乎真的却一点兴趣啊,女上位不到一
分钟就累了,口交完了,你要自己找创可贴去,得,我他妈还不如自己动手呢,于是性致来的时候就自己看黄网打
手枪,我的北条麻纪啊,我翔田千里啊我的波多野结衣啊,可是万万没有想到,当时爽了,却留下病根了,自慰过
度了悲剧了。

回到家后,两个人是你看我不对劲我看你不舒服,自然是一通的对骂。「原来是你不行啊。浪费老娘的时间。
整天看你床上也不少出力啊,挺勤快的啊,原来是空包弹啊,当老娘这里是厕所啊,没用的东西就别放进来。」老
婆大发雌威。

「是你不行好吧?我在这边辛勤耕耘,撒完种子,原来是盐硷地啊,妈的我对牆射了,还能留朵花呢,给你了,
道不通,转眼就给我尿出来了,高蛋白啊懂不懂啊?我随便抓个女人也比你能生,妈的孩子都怀不了,还要子宫干
嘛啊?切了吧,装修一下没淮还能做个LV包包呢。」我气到极点,奚落著老婆。老婆顿时嗷嚎大哭,「你混蛋啊,
大街上随便一个男人都比你强,你连个种子都没有。」我虎虎生风的在房里走著,边走边说,「行啊,不是你说我
没用我说你没用吗?咱们就各自找一个看看谁先怀孕,敢不敢啊?」「王八蛋不敢,比就比。」老婆毫不示弱。我
冷笑著,「别光说不练啊,白纸黑字的写下来啊。」我从抽屉里拿出笔和纸放在了老婆面前,老婆在那一刻再也绷
不住了将纸哗的一声全摔在了我的脸上,「你混蛋,你嫌弃我。」「你不写拉倒,现在我就出去找女人,看看到底
是谁没用。」说完我带门而出,身后老婆的哭声渐渐远去。

大街上人来人往,我忽然不知道要去哪里,找个女人说的容易,这年头妓女满大街是,可是你要是找个女人跟
她说:「我想和你去开房间,试试我能不能让你怀孕。」估计都会把你当傻子看。鬱闷啊,伸手想去摸烟,才想起
来为了要孩子这两个月我把烟酒都戒了,吧塔吧塔嘴巴,找个人少的角落一人独坐,家,离我只有不足千米,可是
我却不知道怎麽回去,继续争吵?还是开始冷战?老婆现在在做什麽?哭?闹?还是在整理东西离家出走?女人嘛
只要吵架总有不少人会选择离家。
结婚以来这是我和老婆吵得最厉害的一次,以前都是她说我听,工作上的角色扮演已经让她分不清家庭和事业
了,她不知道我是她的老公不是她的下属,忍让不是怕而是心疼她,长期以来妻子在我面前总是扮演者强者的一面,
这也许是我这个当老公的不足,或许换个人能将老婆温柔的一面激发出来,分手?不可能。一个宅男家就是他的一
切啊,让老婆找个男朋友?天啊,估计是人妻绿帽文看多了,呵呵怎麽可能?心里这样想著,下面却起了反应,好
吧,好吧,我承认我有绿帽癖,可是那只是想想,要真的做吗?放出去的风筝你真的有信心收得回来吗?宅男兄?
老婆那边又会怎麽想啊?不知道谁家传来阵阵菜香。做晚饭了,晚上了吗?该回家了,该面对的总要面对。

钥匙插进锁孔发出哐的一声,里面房间传来脚步声,房门打开,老婆梨花带雨的出现在我的面前,有点怯意,
「我们不要吵了好不好?」老婆小声的说。「我去做饭。」我静静的抱了一下老婆进了厨房。老婆慢慢的跟在后面,
「你刚才去哪里了?你不是真的找别的……?」嗯哼?」是啊我是去找别的女人了」看你怎麽样?别以为你老公没
用哼……「你敢找我就敢找?你做初一我就做十五」老婆气急败坏的说著,「我现在就去……」说完老婆带著哭腔
的就要出去。我反身将她抱住,想起老婆那句你敢找我就敢找,下面顿时膨胀起来,我从后面环抱著老婆,一手袭
胸一手将老婆的裤子网下褪,老婆哭骂著,我用嘴堵著她的嘴不在让她发出声音,用力将她的内裤拨到一边的屁股
上,将早就勃起的鸡巴插进她的阴道,有点干,蹭的我的鸡巴有点疼呢,疼就疼吧,疼并快乐著,下半身耸动著,
我嘴里骂著:「让你去找别的男人,我先干死你,你这个骚货,你去找啊,让他来操你,我看著,完事我再当个评
委给你的姦夫打个分啊,你不是爱看选秀吗?你就尽情的去挑选姦夫吧,」老婆只是不断的在嘴里重複著「你混蛋,
你变态啊」渐渐的随著她阴道里的湿润,老婆也开始自主的往后移动著屁股,嘴里也变成了「混蛋老公啊,你不要,
你……快点……用力点,再深点……」我边禽著她的耳朵,边对她小声说「让你的姦夫也来操你好不好啊?」「我
没有姦夫啊,我只要老公。」「我给你找一个好不好啊,」「不,不要,」我刚听完,以为老婆不要姦夫呢,没想
到还有下半句「我要自己找,我……要找个大鸡吧的姦夫……老公……不要了……」啊连老公都不要了?这还得了
啊?谁知道老婆还有续集呢「老公……不要,不要停我要到了……啊,啊……」原来是不要老公停啊,「那你要老
公呢还是想要个姦夫呢?」「老公,姦夫,都要啊……啊,」我听完顿时感觉一股酸麻的感觉从腰部传来,:「老
婆我要射了……」

老婆整理一下衣服,面带异色的看著我,:「老公,你怎麽这麽变态啊,哪能提什麽……」老婆犹豫了几下最
终没有说出姦夫两个字,我将她揽在怀里「老婆你想过没有,或许是我这个当老公的没用,让你找不到安全感,没
办法让你依靠,所以你才只有自己变的只有刚强没有温柔得一面,长此以往,我们对彼此的确有一点审美疲劳了,
不,老婆,你别误会,我爱你,我没有变心,我只是想将你温柔的一面激发出来,这样我们每一天的生活才会感到
都有新鲜感啊。你说呢?」老婆有点看不懂我「那你想怎麽样啊老公?」「老婆你有没有想过,或许你和别人谈一
场精神恋爱,或许不知不觉中,你就会找到那种微妙的感觉呢,或许就会对我变得温柔呢?或许我们的夫妻生活和
谐了,那我们的小宝贝不就有希望了吗?」「老公,你怎麽会这样想啊?我们?再说了我要是这的这样了你还要我
吗?」我感觉到了老婆的疑虑这个时候就是要打消她的一切顾虑,要速战速决,不然下一秒反悔的就是我了,我心
中暗暗对自己说,绿豆先生不要犹豫,创造历史的时刻到了,你放手的是一个属于你的阴道,将来收穫的是无数的
绿帽和重新回来的阴道啊,一去却是二回,加减数你应该会算啊,「老婆你要三十了,女人过完三十就快变老了,
你以后想在谈恋爱也没有机会了,你想想你周围有多少小姑娘啊?」明显我这句话击中了老婆的要害,老婆怕老,
或许可以这样说女人都怕老,怕别人不在欣赏她,哪怕是猥琐的欣赏呵呵你懂我的意思的,「可是,万一我和别人
要是那样了?」「说清楚,老婆哪样了?」「你明知故问啊,现在的男女关系这麽开放,万一他要我去开房呢?」
等等,我忽然感觉抓住了点什麽,可是又不是很清楚,于是我开始在房间里来回的走动,老婆见我这样以为我恼羞
成怒了「老公我说说的,真的,是你挑的话题啊」「不是老婆,我不是生气,我是想到点什麽,可是又没有抓住。」
「还能是什麽,不是提醒我小心被骗,就是注意安全。」老婆小声的都囔著对了。就是啊终于找到了,我捧起老婆
的脸就是一阵熊啃。「谢谢你老婆,我想起了,现在终于全串起来,是这样老婆,我们找个放心的网友,你呢,就
约他出来,男人在这方面比你清楚,他肯定会奔著开放上床去,你就将计就计找个旅馆,一定要让让他带套,完事
你找个藉口带著精液赶紧出来我们去最近的医院,说给我做精液测试,然后桃李代僵移花易木,拿他的精液测试,
一方面看看他是否有病,另一方面看看他的精子品质如何,如果他的精子过关,那我们就在你排卵的那几天再找他
来,要是你还没有怀孕那就是你的问题大点了,要是你怀孕了呢,就是我的问题,我就去好好治病,怎麽样啊老婆?」
「美得你呢,老公,万一我要是怀孕了,我就生下来,让你戴一辈子的绿帽子。」老婆赌气的说著,「老婆,你摸
啊」我将老婆的手放在了的鸡巴上。「啊……这麽快又大了?你还真想我去啊?」我重新找好了纸,「老婆我写保
证书,是我鼓励你去的,我一定会更爱你的。为了我们的莎莎,为了组成我们的豆沙包组合,老婆,去取精吧,」
「取什麽经?我又不是唐僧?」「老婆,不是经文的经,是精液的精。」于是我和老婆笑作一团,「可是找谁呢?
熟人肯定不行,让人知道了就糗大了,陌生人又不放心啊,」我开始苦思冥想,老婆在一旁欲言欲制,「你想说什
麽啊老婆」「老公我说了你不要生气啊?」「生什麽气啊,老婆都准备让别人操了,哪有什麽看不开的,慢著,你
别告诉我就早就出轨了?」我的心叟的一下惊起来了,「哪有啊,你还记得我们刚认识的时候吗,那时候我在网上
认识你的时候其实还有一个网友也在追我,因为他不在这个城市,所以我回绝了,后来我们不是结婚了,他也结婚
了,就慢慢的做成普通网友,平时聊聊天之类的,我们没有结婚之前他来看过我两次,感觉人还可以,要不就选他
吧,至少还熟悉点啊,又不是一个城市的,」「合著是我的情敌啊?」「什麽啊,他在前,你在后,你把人家的女
朋友抢了的啊。嘻嘻……」「那我感觉还舒服点,就当给这小子一点安慰奖吧,毕竟我也草了他女朋友这麽多年了
呵呵」「坏蛋你」老婆娇羞的样子分外让我动心,说做就做,我出去买点外卖,老婆开始上网等著,等我回来后,
老婆已经和聊上了,我靠近一看。善解人衣,妈的听名字就不是好人,没事淨挂著解别人衣服的人能是什麽好鸟吗?
我问老婆:「怎麽样了?」「就是普通的聊天,说我和老公吵架了。他这不正安慰著我呢嘛」信息又发来,问老婆
心情好点了吗?」老婆你告诉他,心情好多了谢谢他的安慰。」资讯回来问老婆怎麽谢他「怎麽谢你?老婆让你操
好不好啊」「不要啊,老公,哪能像你说的这麽直白啊,」「这样老婆,你就说为了感谢他,让他来这里请你吃饭,
放心吧,男人啊,没有不上钩的」果然抖动的小窗口又发了过来,善兄很激动的答应了说是明天就过来,妈的又人
妻操动力就是十足啊,于是说好时间地点,专门找个一个靠近医院的旅馆方便老婆取的精液保持新鲜啊。于是关机
上床,抑制住想操老婆的衝动,不能让老婆现在满足了,要不断的挑逗,这样才能保证明天老婆不会临时改变主意,
明天啊明天,快点来吧……怀著忐忑不安,又兴奋的心情赶走了月亮迎来了朝阳,由于善兄坐车过来最快也要中午
左右,所以上午我让老婆特意的打扮了一下。

取精大计不容有失啊,老婆坐在镜子前边有少许的不安,我把双手放在了她的肩上,轻轻的按摩著,「老婆想
想我们的小宝贝,想想我们就要快组成豆沙包组合了,不要放弃啊,老公就再你身后呢,」老婆没有回头只是将手
放在了我的手上,刚想和我说话,手机响了,善兄说已经到了餐厅,于是我和老婆出门打车到了餐厅的附近,我先
下车,走著去餐厅,老婆则直接坐车到餐厅,等我到了以后,果然看见老婆正和一个30岁左右的粗壮男人坐在一起,
我怀著蓬蓬乱跳的小心肝,走近他们的地方坐了下来,老婆显然是看到我了,明显脸色不自然起来,善兄把身体前
倾靠近老婆问老婆怎麽了是不是不舒服,老婆红著脸摇了摇头,「没事,就是昨天和老公吵完架,晚上没有休息好,」
老婆,你太有才了,晚上没有休息好,多好的藉口啊,一会顺其自然的提出去找个地方休息一下,而不令人生疑,
职业女性啊你就是不服不行啊,即回答了问题,有引出了下文,记得小时候语文老师经常让找承上启下的句子,什
麽是承上启下啊,老婆的回答就是最标准的答案啊。牛逼……果不其然善兄等这句话也很久了,「要不我们先吃点
饭然后找个地方让你休息一下,」识时务啊人才,听其音而知其意啊,姦夫淫妇啊还不承认吗。老婆微微点了点头,
然后两个人快速的吃完了东西,买单走人,走过我身边的时候,老婆颇有深意的看了我一眼,嘴型微动,好像是在
说你老婆就要被人操了。我等了一分钟后才尾随他们出来,径直来到选好的医院,医院的左边就是7 天连锁,地点
是昨天晚上我和老婆精心选好的,从酒店出来就能直接进医院,于是我一边在脑海里意淫著老婆躺在善兄胯下的神
情,一边在医院挂号,等我取号看完医生,来到了化验出,将医生开的单子递过去,里面一个小护士递过一个小塑
胶杯,冲著我指了指厕所,那意思就是你老人家自便吧,于是我侧身出来,看了看表,妈的都快一个小时了,丫的
是种马呀,牛逼带叉的,人家的老婆你就不怜惜了,这老婆也是让你去取精呢,速战速决啊,又一想也可以理解,
操别人的媳妇总是能超常发挥的,绿豆同志你还不是从操别人媳妇过来的,再说了往前说,你老婆首先是人家的女
朋友啊,现在不过是原物奉还啊,这麽一想心里就顺其多了呵呵,毕竟戴绿帽子说是一回事做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唉,一晌贪欢床上客,可怜等待绿帽公。耐心等著吧。一边等待,一边数著酒店的窗户,想像著哪一扇窗的后面会
是我老婆依依承欢的娇身,又等了半个小时,才看见善兄和老婆一前一后的走出酒店,老婆在善兄的耳边说了几句
话,善兄笑了笑冲著老婆拍了拍裤子的口袋翩然离去,老婆等他走远,才来到我跟前,我抑制住激动的心情「老婆
……怎……怎麽样……你们……拿到了吗?」老婆羞赧的从包包里拿出了那个我期待已久的东西,我放在手中尚温,
这戴精子的主人在不久之前是以一种何等的衝击力将它们射出,那滚烫的温度又是如何的刺激著我老婆阴道内的边
边角角,和我无数次想衝刺的地方子宫啊,正在我还要大发感慨的时候,老婆提醒我,赶紧去啊再晚点不知道还行
不行啊,我从畅想中回溯过来,又看了一眼那袋东西随口说了一句:「还不少呢?」老婆一句话差点没让我趴下「
这是第二次射的,」「那第一次的呢?」「进房后我还没来得急让他带套,他就进来了,后来我被他搞得有点迷糊
就忘了,结果他就……」「什麽?你让他内射了?天啊,我不是介意他内射,我是担心他有没有病啊?」「人家孩
子都有两个了,能有什麽病,你快点去吧?」老婆不满的反驳我,得了晚上回家后再慢慢审吧,先办正事。于是将
套套里的东西放在杯子里交回小护士,两个小时候结果出来了,将结果单子放回医生那边,医生开始了一篇絮刀,
絮刀的核心是精子合格,身体健康适合造小孩了,大庆啊,不然老婆还要另外在找一个了。

回到家,我将老婆一把放在床上,趴在她的身上,「骚货,快说他是怎麽操你的?」一边说一边亲吻她的耳垂,
因为这是老婆最敏感的地点,老婆一边躲闪一边笑著「骚货谁的鸡巴大啊?」说完将我鸡巴放在了她的嘴边,老婆
一口将我的鸡巴禽住,努力的吸吮著,「你是不是也这样给他亲过鸡巴」「是啊老公我不光亲他的鸡巴了,我还亲
他的鸡巴毛了,」

「那谁的大啊?」「你们的不一样啊,他的大又粗,还很黑,老公的鸡巴长,白,」我一把将她的裤子脱掉,
眼前一愣,我记得走的时候老婆穿内裤了,可是现在却光著,「老婆你内裤呢?」老婆将头窝在我的胸间不好意思
的说「他说那是他的战利品,他给拿走了」「这还得了啊,老婆,连吃带拿的,下次可不能让他这样了。」「啊下
次?老公,你还想你老婆在让他操啊?」「那是啊,这麽辛苦干嘛来了,不是为了他的精子吗?说老婆你更喜欢谁
的鸡巴」说完我将鸡巴放进了老婆的阴道里,里面早就汁水满溢,花径泥泞一片啊,「啊……啊……老公,我喜欢
亲你的又白又细的白鸡巴,不过……」不过……「不过什麽啊」我放慢节奏,一下一下的用力干到底,「我更喜欢
他的黑鸡巴操我的骚屄……老公,快一点啊,不要,一下一下的,用力操我,不要停,」我青筋尽显用力的操著老
婆,皮肤的结合处劈啪作响,百馀下后我的气力减弱,放慢动作伏在老婆的身上,嘴巴含弄著老婆的一双玉兔,老
婆刚从暴风疾雨中回神过来,情欲又被我拨弄起来,「老公,我今天下面是不是很湿啊,记得吗老公,我今天被他
内射过,他的精液还在里面呢嘻嘻嘻嘻嘻……」操,要我老命了,我听完顿时感觉在老婆骚穴里的鸡巴大了不止一
圈,老婆明显也感觉到了「老公,你的鸡巴变的好大啊,好烫啊,你是不是听到我的阴道里有别人的精液激动了,
我终于给你戴上了绿帽了,操我吧,让老婆感受一下你和他谁更厉害,」老婆的话一语中的,在老婆的淫声浪叫下
我精关一松,亿万朵小花随波浪而去了。我和老婆精疲力尽的躺在床上,老婆温柔的倚在我的身旁「老公,我有点
害怕,你不会感觉我太浪了吧?」「别忘了,傻老婆,是老公先提出来的,你和他,我至少不用担心会不要这个家
啊,他也有老婆孩子的,他不会因为你不要那个家的,我们只是互取所需。」「老公,我爱你,我其实不是单单为
了性才这样,你那天说我30了,我好怕,别人说我老了,我只是想看看自己还能不能吸引人,谢谢你老公,我比以
前有自信多了,以前我就是怕别人说我老了,所以才整天想往高处爬,想要严律自己,整天硬邦邦的,」我心中一
暖,坦白说直到此刻我心里想的还是性,还是老婆趴在别人身下的样子,可是现在老婆一席话让我明白了原来不止
男人希望别人崇拜自己,女人也希望自己能永远吸引异性,我把老婆,把女人想简单了。

看来这次的绿帽也不是白带,至少老婆能够温柔少许了。「老婆你记得老公所做的一切都是因为疼你的。」老
婆爬上来对著我来了深情一吻,「老公,他刚才在旅馆走的时候问我下次什麽时候,我当时说没想好就回绝了。」
原来在酒店外是说这啊,「老婆,你算好你的排卵期了吗?」「这个应该是15号左右吧,干嘛老公,你不是还想他
来吗?」「不错,老婆反正你也让他操过了,也就不在乎多这一次,千万不要忘了我们的计画啊,现在放弃那我老
婆不是白让人操了?」「可是,老公……我……」「好了,老婆难道你想我去找个女人实验吗?」请将不如激将啊,
果然老婆上套了「你想的美呢,我才让你找那些野女人呢,老公只是我一个人的,既然老公想头上绿色在开方,那
老婆我一定满足你,到时候气死你哼……」「不过老婆,这次呢你们就不要去宾馆了,上次我在外面等的太难受了,
既担心你,又有些想去看看他怎麽操你的,早说了去宾馆多了我怕遇到熟人就麻烦了,我看这次呢,你们就在咱家
吧。」老婆吃了一惊「那怎麽行啊,我……老公……我怎麽能在你面前和别人……那个啊?」「老婆放心吧老公接
受的了,我保证到时候悄悄躲起来,绝对不打扰你们,」老婆还在犹豫中……「老婆你想啊,我刚听到他怎麽操你
的,我今天就这麽神勇,要是我看完了整个过程,那你老公我还不赛超人啊」「你这老公怎麽当的,老是想看别人
操自己的老婆?那到时候我就馋死你,就让你学习一下别人是怎麽操你老婆的,你个小坏蛋,我真是又恨又爱你。」
还是我的老婆好。「不过老公到时候,你躲在哪里啊?」「其实老婆,我早就想好了,我去买一扇单面透视镜,装
在卧室的衣橱上,外面看是镜子,里面看是玻璃,经济适用,居家绿帽必备之物啊,」「你好变态啊老公,不过嘻
嘻……说的我心里也痒痒的,」

于是第二天我去买镜子,做足准备,老婆则给善兄打电话,约好15号,在等待的这几天,我和老婆一直没有性
生活,因为经常流览色文里面的大大们总结了绿帽文的一个特点,那就是想让老婆出轨,就儘量的挑逗她完事再晾
著她,将她的情欲挑逗到最高点,这样老婆就会光想著性了,15号那天,老婆接完善兄的电话就出去接人了,我则
乘机躲在衣橱里,不错的视野啊,又在里面将安装的插销插上,这样在外面就打不开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
这位仁兄突然想看看我家衣柜呢?呵呵我自己都佩服自己了,正在我自我陶醉的时候,房间的门响了,然后就是脚
步声,可是却没有进客厅,就听见,老婆说「你来的挺早啊,」不废话吗,要是有别人的老婆免费让我操,我也起
得早早的,「从昨晚我就想你,你摸」

一阵衣服的窸窣声传来,「别这样,……」老婆小声的说。「你说我不想你,它不就是证明吗?」善兄的声音
带著无限的挑逗啊,然后听见啊的一声就再要没有动静了,我说老婆,你把地点选错了吧,老公在卧室呢?不行这
样下去指不定会错过什麽呢,可是我又不能出声,于是我用手机给老婆发了一条短信:老婆我人到了,公司要开会,
估计要明天回来。

果然客厅传来一阵电话响,「谁啊?」善兄带著一点担心的语气问。「啊,我,老公……发来的。他说明天再
回来,给你看,」太聪明了老婆一下子就把善兄的顾虑打消了,「我们去里面吧,客厅不安全。」老婆说道。一会
果然看到两个人进来卧室,因为上一次怕善兄发觉我所以躲的比较远,这次近距离看了,果然如老婆所说,黑且壮,
不好看,且耐看,敦实,两个人坐在床边,老婆偷偷的瞄了一眼镜子,我的老婆大人啊千万别露馅啊,善兄靠近老
婆,一手搭在老婆的肩上轻捻老婆的秀髮,另一隻手托起老婆的脸颊,将头慢慢的靠过去,吻上了老婆,舌头伸出
不断的在老婆的唇边划过,挑开老婆的性感红唇,然后在老婆的牙齿上轻轻的舔舐著,老婆的呼吸明显变得急促起
来,终于主动的将舌头吐出来,两条红舌交缠在一起,吸吮声不绝于耳,继而四片嘴唇上下交错,交换著唾液,倏
尔,老婆含羞的一笑,两人的嘴唇分开,老婆倚在善兄的肩部,善兄一隻手放在老婆的乳房上时而轻轻的揉动,时
而用力的挤压一下,另一手引导者老婆的手放在了他的胯部,那里明显的凸起来了,善兄放弃了老婆的乳房开始给
老婆宽衣解带,那只手还时不时的乘机往下抚摸老婆的小腹,代老婆的上面真空以后,善兄将老婆扶起来,在老婆
身后将两个乳房放在手中用力的揉搓著,嘴却在老婆的耳边禽著,那是老婆的兴奋点啊,善兄不错有点手段,继续
努力啊,只见他将双手各自轻捻著老婆乳头,老婆已经开始嘤嘤做声了,善兄将手放在老婆的裆部不断的摸索,抠
唆著用衣服的摩擦力来刺激老婆的阴部,此时老婆看的出来已经全身麻痒难耐了,眯起眼睛,双手在身后不断的攥
著善兄那凸起来的鸡巴,这是善兄将老婆重新放在床上,俯身上来,嘴禽著老婆的一个乳头,手粘著另外一个,老
婆的喘息声渐渐加强,头部不断的挺起又放下,看到老婆已经发起情来了,于是善兄让老婆趴在床上,挺起屁股来,
双手在屁股上上下摸索渐渐将裤子褪掉,映入我眼的则是老婆滚圆饱满的双臀,于是我将鸡巴放了出来在手上套动
起来,老婆正过身来将双腿搭在床边,茂密的森林,粉红的小穴顿时一览无馀,善兄将手指放在老婆的阴蒂上不断
的刺激著,「不要……哥,不要动那里,我痒痒,」老婆声音痒痒的说,「宝宝,我想亲亲你下面」善兄还真是服
务周到啊,老婆含羞点头,于是善兄将最对准老婆的阴道口,舔舐起来,一条舌头如同小猫喝水一般上下不断的撩
动著,随著他动作的加快,老婆半哭半笑起来,我明白那是一种既痒又爽的感觉,不得不承认,我们当老公的对别
人的老婆服务总是比对自己的老婆用心,因为我们总以为老婆既然是自己的了,那就是一辈子不会失去了,殊不知
我们都错了,我和老婆平时爱爱的时候虽然也帮老婆口交过,可总是轻描淡写的就过去了,现在看到善兄这样服务
自己的老婆,既感到惭愧也挺感激他,因为他是在用心的给自己的老婆爱爱,不管他的最终目的是什麽,这一刻爽
的是你自己最爱的老婆,我心存感激。真的,他也是我在内心开始检讨自己。

善兄在老婆的或哭或笑中停止动嘴,站起身来将身上的衣物脱掉,身体有点发福可是健硕,特别是下身的鸡巴,
我不是说他的比我的大多少,都是中国人大小不会差太多,我要说的是特点,由于我经常手淫所以我的鸡巴细长而
且白淨,老婆平时总是把玩不已,可是善兄的鸡巴黑且亮,粗壮,老婆的描述一点没有错,他慢慢的将黑亮的鸡巴
放在老婆的嘴边,老婆这时也回神过来了,看著他的鸡巴,调皮的用手弹了一下,鸡巴如同胶棒般抖动了一下,老
婆不经意间冲著我这边扎了一下眼,将舌头放在嘴边舔了一下,无尽的销魂啊,然后将善兄的鸡巴慢慢的放进嘴里,
善兄将双手放在老婆的头上用力的耸动著臀部,过了一会,老婆从嘴中将鸡巴吐出,然后用舌头在鸡巴的周围舔舐
著,不时的将善兄的两个蛋蛋整个的含在嘴里,善兄的腿部都动起来,看的出来他有些激动了,于是他将老婆放平
把一个枕头放在老婆的臀部下面这样的姿势更容易让他的鸡巴插到老婆的子宫,如同时间静止般,我眼睁睁的看著
那个黑亮的鸡巴一点一点的进入老婆的阴道,直至末尽,然后他放慢动作一边看著老婆一边将鸡巴在老婆的阴道里
一抹而尽,如是再三,每次老婆都传来一阵喘息声,忽然他停下动作,老婆和他相互看了一眼都笑出声来了,就在
此时他猛然加快动作,老婆让他操了个措手不及,一时间呻吟不断,善兄这操了老婆百馀下后,将老婆的双脚上肩
整个的身体上半身重量全部压在了老婆的胯部,阴道受力的程度不断加强,而善兄的动作幅度也越来越大,老婆的
声音也渐渐由呻吟变成了叫声,继而变成呐喊,「啊,啊,快点……轻一点,好哥哥了,我受不了了,啊……」善
兄停下动作「你在上边好吗宝宝?」老婆起身蹲下,一隻手扶著善兄的鸡巴慢慢的坐了下去,我在衣橱里也在飞快
的打著手枪,终于老婆长出一口去将他的鸡巴完全的吞入阴道内,老婆开始在上面慢慢的前后移动著,两人的交合
处不断的快速摩擦著,老婆坐在上面如同骑马一般驰骋著,随著动作的或快或慢,老婆的声音也变的长短不一,终
于在几声连续的叫喊中,老婆紧抓著善兄的双臂,双眼紧闭,头用力的往后仰,我太熟悉这个情景了这是老婆的高
潮到了,果然老婆如同全身瘫痪般躺在了善兄的身上,于是善兄让老婆趴在床上,他则是趴在老婆的身后,将他黑
亮的鸡巴放进了老婆的阴道内,老婆这时已经无力作反应只是啊了一声,可是这声啊更能激起一个男人的性趣和战
斗欲,只见他趴在老婆身上,动作由慢到快,力度也越来越大,每次他往外抽鸡巴的时候,老婆的屁股也跟著往后
移动,好像怕是失去这根鸡巴似的,慢慢的老婆的臀部越翘越高,而善兄也慢慢讲上半身挺直,抱著老婆的腰部不
断的用力操著老婆,老婆的反应液渐渐由无到呻吟,到咦。啊出声,直到重新开始随著善兄操她的动作而不断的摆
动著,这样百馀下后,老婆的动作已经变成跪在床上挺直著身子,而善兄则在后面环抱著老婆的腰部,下身不断网
前耸动著,在这耸动中老婆的叫声渐渐变大,老婆由原来的骑马者变成了现在的骑物,随著善兄力度的加强,老婆
终于又高潮了高潮的同时双手往后用力的抓著善兄的屁股,善兄也猛地发出一阵低吼声,臀部的线条紧绷,他也射
了,受到此等刺激我的手枪终于失火了将滚滚精液喷在了衣橱上,一边喷一边在心中想像著善兄的精液澎湃的涌入
老婆阴道,衝破层层阻碍,终于抵达老婆的子宫,我在心中念刀著;善兄在此刻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伟大的绿豆
先生继承了绿帽文的精髓,在此刻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我来了……事后老婆怕我在衣橱里呆久了缺氧,于是带著
善兄出去吃饭了,我走出衣橱看著满床的狼藉,心中真是百般滋味,却又说不清,但是有一点我可以肯定我想老婆,
虽然她刚离开5 分钟,虽然她和别的男人恩爱缠绵,但是此刻我就是突然想她了,什麽也不在乎了,就将这样静静
抱著她什麽也不做,就这样抱著。你没有试过,你不会懂。

当天善兄就回去了,虽然后来打过几次电话,老婆藉口我在她身边就给回了,我给老婆说对善兄就先凉一下再
说吧,都静静心。半个月后老婆的月经如期而至。有些事情冥冥之中自有安排,我们于是谅解了不在互相指责对方
的没用,听从医生的叮嘱吃著药调养著身体,在以后?对不去,还没有来到呢,或许就这样平凡下去?或许我们会
食髓知味继续激动一下?或许吧,明天的事,要后天才能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