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上次出差去S市,晚上没约到客户,想想没什麽事情,就一个人去吃晚饭。
 
两瓶啤酒下肚,有点酒意又不会很晕。我就喜欢这样的感觉,其实我的酒量并不
 
好,但是那种晕晕的,飘飘然的感觉却是很棒。
 
回到宾馆,歪在床上看电视。看看表,才9点多一点,想出去走走吧,又不
 
太想动,就这麽歪着又有点不甘心。南方的天气,这时候还是挺热的,走回来出
 
了不少汗,虽然房间冷气还可以,身上还是粘粘的不舒服。
 
“先冲个澡在说吧。”一边这麽想,我一边脱掉衣服走进浴室。
 
刚开始调水温,电话响了,我知道肯定是小姐,根本没人知道我住在这?,
 
我光溜溜的去接电话。
 
“先生,要小姐按摩吗?”一个听不出那?口音的女人问道。
 
“有什麽服务啊?”老实说,我不是太爱出来玩,主要是怕不乾净,除非看
 
上去很年轻漂亮的才动心,或者是吹箫,我觉得吹箫比较乾净。
 
“你要什麽服务呢,你可以说说啊,我尽量满足你。”那个女人回答道。
 
我一楞,这种电话我接多了。从来没有人会这麽回答的,有点意思。
 
“吹箫怎麽样?”
 
“可以呀。”
 
“射在嘴??”
 
“好的。”
 
“那上来看看吧。”
 
我挂上电话,把门锁扭开,又回到浴室?,热水冲了下来。我的脑子?开始
 
想马上要来的这个女人是什麽样子的,她有点勾起了我的好奇。
 
(二)
 
“蓬,蓬!”两声敲门,短暂的沈默後,我叫道:“进来吧。”一边抓起浴
 
巾裹住下半身,走出浴室。
 
门口站着一个身高大约在160左右的女人,背对着我,正在锁门。背後看
 
去身体还比较丰满,但是又不会过胖,皮肤还蛮白的。
 
这正是我喜欢的类型,之前跟我有过关系的女人基本都是这样的。我不喜欢
 
太瘦的女人,搞起来不够过瘾。
 
再低头看看她的小腿,形状也很好看。到这个时候,我对她还比较满意,就
 
不知道脸是什麽样子的,奶子大不大。那个女人转过脸来,不错,可以打到75
 
分,大概是27、8岁的模样。看到我在看她,这个女人立刻对我笑的很甜。
 
“先生,要服务吗?”
 
“唔,什麽价钱?”我正在打量这个女人的身体。
 
胸部,穿了衣服看上去很伟大,但是不知道是真是假,以前就有一次,看上
 
去还满大的女人,脱掉BRA之後,居然小的可怜,腰上有点小肥肉了,看起来
 
是搞的太多的关系。
 
“吹箫是200啊!”那个女人擡手搽去额头上的汗水。
 
“这麽贵?”我皱起眉头。
 
其实这个价钱还好啦,只不过以前有前辈告诉我,不管什麽时候一定要先还
 
价再说。
 
“不贵啦,都是这个价钱啊!”这到是没错,我暗想。
 
那女人接着说:“而且我服务特别好,保证让你很舒服。老板,不如这样,
 
我们先来玩。如果你满意的话,就这麽给。如果不满意可以少给点。好不好?”
 
“也好。”我点点头。
 
那个女人一面对我媚笑,一面开始脱衣服。南国的秋天还是很热,我已经说
 
过。这女人身上除了裙子,只有BRA跟内裤。我靠在床上,看着她脱衣服,跟
 
她随便聊聊天。
 
“你叫什麽名字啊?”
 
“张虹。”我也没有很当真,因为有跟重要的事情吸引了我的注意力。随着
 
她BRA的解掉,一对很大的奶子跳了出来。
 
靠,真的很大,而且形状还不错,有点往上翘的意思。出来卖的女人因为搞
 
的太多,一般奶子都是不够挺的。想不到今天有意外收获,这对奶子就够我玩的
 
了,再看看屁股,有一点点下垂,看起来是饱满的弧度。不错,不错。
 
“天气这麽热,我看你也出了不少汗,去冲个澡吧。”我说道。
 
张虹想了一下,“好。”
 
(三)
 
我看着她走进浴室,弯腰调着水温。两个大奶子颤悠悠的垂下来,忽然有股
 
热意向小腹涌去。我站起身,走到她的後面,双手绕过去抓住她的两个奶子。好
 
大,而且还蛮有弹性的。我用力的揉搓起来,看着她的奶子在我手?变出许多的
 
形状。鸡巴在她的屁股上摩擦了几下,迅速的硬了起来。
 
张虹开始喘息起来。我一只手仍然抓着她的奶,一只手开始向她的阴部划过
 
去。上面的那只手把她两个奶子一起抓在手?,用手指仔细的玩弄她的乳头。另
 
一只手在她稀疏的阴毛那?转了转,就直奔要害了。先用手掌整个的感受一下,
 
嗯,这个女人的阴唇很厚啊。再用中指揉一揉,她的阴蒂还没有怎麽变大哦。
 
正当我把两根手指插进去的时候,这个叫张虹的小姐“咿咿呀呀”的叫了起
 
来。我一面玩那两个大奶子,一面用手指在那个小洞?进进出出。
 
因为开着淋浴的关系,所以不太分别得出那?有多少淫水冒了出来,搞了几
 
下,我觉得鸡巴闲在那?很无聊,於是把那个女人的头朝我下面按过去。张虹很
 
顺从的跪在我面前,含住我的鸡巴,用力的套弄了起来。啊,好爽。可以感觉到
 
她的舌头在我的龟头上绕来绕去,又舔着我的马眼。
 
我半眯起眼睛,静静的享受了一下。过了几分钟,张虹吐出我的鸡巴,擡头
 
说:“老板,我们到床上去吧。好不好?”正好我被她吸的有点脚软,正合我意
 
啊。
 
搽干身子,我仰面朝天,舒舒服服的躺在床上。张虹爬上来,用手轻轻的抚
 
摩我的胸膛、腹部,用指甲轻轻的挠我的大腿内侧。呼——有种很奇怪的感觉爬
 
上心口,痒痒的,又麻麻的。
 
张虹低头舔起了我的乳头,一阵酥麻的感觉。原来男人的乳头也很敏感的。
 
她轻轻的用牙齿咬我的乳头,又用舌头打着圈圈。过瘾,真的很过瘾。我的手也
 
没闲,不停的揉着那一对大奶。这种爬着的姿势,女人的两个奶摸起来更大了,
 
抓在手?是很饱满的感觉。
 
张虹从我的胸口慢慢的往下舔,手还在不停的摸着我的大腿、蛋蛋和鸡巴。
 
“老板,你好结实啊。”她擡起头说。其实还好,我不是特别壮,不过还可以看
 
到胸肌跟腹肌的形状,不象许多同年纪的人已经有了肚子。
 
“还好,工夫不错啊。”
 
张虹没有回答我,擡起眼来媚笑了一下,接着亲了下去。终於亲到我的重要
 
部分了,她先把小弟弟擡起来,用舌头细细的舔着靠下边的一排。然後含住了我
 
的蛋蛋,用舌头轻轻的触碰着它。老实说,我一直不太喜欢这样。虽然很舒服,
 
不过不知道为什麽,我总是很担心会被咬到。呵呵,有点杞人忧天了。
 
过了一会儿,她吐出我的蛋蛋,又舔了会儿我的大腿根。终於把我的鸡巴含
 
在嘴?了。
 
张虹先把我的龟头含在嘴?,用舌头,嗯,不知道是怎麽弄的,我好舒服。
 
然後把我整根鸡巴都含进去。高中的时候,我有量过自己的长度。有17CM,
 
居然都可以吞进去。她的嘴唇碰到了我的小腹。好厉害,我在心?暗暗的想到。
 
这时候,觉得龟头有种奇妙的挤压的感觉,好爽。几秒种後,她的头上下用
 
力快速的套弄我的鸡巴。我感觉到小弟弟被紧紧的包含住,非常的爽。她还一面
 
用手指轻轻的摸我的屁眼。我知道屁眼是男人的敏感区,心想,靠,想让我这麽
 
快就交货吗?
 
“哎,别摸我的屁眼。要就用舔的!”
 
她短短的犹豫了一下,“好呀!你擡起来点。”
 
这次轮到我吃惊了,没想到她这麽乾脆就答应了,这真是出乎我的意料。自
 
从去年看过小柔姐写的东西之後,我就对舔屁眼心向往之。但是一直找不到地方
 
可以试试。上次跟个小姐提起过,结果她回答我:“你以为你的钱是美金啊!”
 
搞得我非常的没面子。居然今天可以尝试,真是令人兴奋啊。
 
马上觉得有个软软的温暖的东西在我的屁眼上绕,是一种完全新奇的感觉。
 
我“嘶——”的一声倒吸了一口凉气。舒坦,真舒坦。然後那个东西舔进我的屁
 
眼?,向?面一探一探的。我的鸡巴本来因为冷落了它,有点变软;现在马上硬
 
到不行。
 
(四、完结篇)
 
我觉得脑子好象有点儿恍惚,感觉变的非常的灵敏。她的舌头向我屁眼深处
 
舔一下,我的心?就会麻一下。很奇怪的感觉,但是非常的爽,让我感觉都有点
 
受不了。
 
张虹鼻子还发出咿咿唔唔的腻声。忽然从我小腹升起一种熟悉的冲动,直升
 
向脑部。
 
“要射精了!”我心?一惊,马上深呼吸几下,收敛心神,但是效果不大。
 
还好这个时候,她把舌头向屁眼周围的地区转移了,不然我还真的会提早缴枪。
 
张虹停下来,拿过桌子上酒店的杯子,喝了一口茶,漱了下口,又俯下了身
 
子,含住我的鸡巴,吞吞吐吐起来。
 
有过短暂的休息,我的感觉开始变得没那麽强烈。我靠在床背上,一边看着
 
她用力的在吸我的龟头,一边捏弄她的大奶子。
 
我对胸部很大的女人一直都比较喜欢,不过,出来做的女人奶子大的一般很
 
软,就像是两佗的肥肉。这次的两个奶子居然还蛮有弹性的,让我有种意外的惊
 
喜。
 
她头一上一下的套弄的我的鸡巴,而且每次套的比较浅的时候,都用舌头在
 
我的龟头上绕一个圈。这样过了一会儿,估计她是累了,希望我能早点射出来。
 
开始说些什麽“好大的鸡巴啊”、“好喜欢”之类的。因为嘴?含着我的鸡
 
巴,听起来含含糊糊的。
 
虽然知道不是真的,但是当时听起来真的有种鼓惑人心的感觉,而且看到自
 
己的鸡巴上沾满了她的口水,在灯光下青筋暴起,闪闪发光。在这个女人的红红
 
的嘴唇?进进出出,感觉还真是满好的。
 
我坐直身子,一只手继续抓她的奶子,另一手绕到她的屁股後面,玩弄她的
 
小B。阴道口只有点潮潮的,我开始慢慢的揉着她的阴蒂,另只手把她两个奶子
 
拢在一起,用三个手指抓住她的两个乳头撮了起来。
 
这就是大奶女人的优势了,可以一只手玩的很过瘾,揉着这个女人的阴蒂,
 
她好象特别落力去吹萧。我这?按一下,揉一揉,她那边大力起落几次,还很大
 
力的吸我的龟头。有点涨涨的,又非常的舒服,有时候她的牙齿也会刮过我的龟
 
头,那微微的刺痛也是让人感觉非常刺激。
 
过了一会,手上有点湿答答的了。我撮撮她两片肥厚的阴唇,然後把手指往
 
阴道?刺进去。张虹身体缩了一下,喉咙?发出一声呻吟。我的手指更用力的向
 
?面搅动。她的呻吟更大声了,但是嘴上可是一点也没有松懈。
 
又过了不知道多久,几分钟?我忽然觉得那种冲击又来了,这次我不想多做
 
忍耐。
 
“快要射了。”
 
她没有说话,只是更快的套弄我的鸡巴。
 
“哦,嗯……”我发出闷哼,双腿不由自住的夹紧张虹,感觉极强烈的刺激
 
——我射了。
 
她一开始的时候还在套弄我,後来就静静的一动不动。只是用舌头在挑动我
 
的龟头跟马眼,但这小小的动作却让我感到极大的快感。十几秒之後,我颓然向
 
後,倒在床上。
 
张虹还很细心的含了一小会儿,慢慢的吐出我的鸡巴,走进浴室。
 
两张红色的纸币我心甘情愿的交到她的手上,等她走了之後,我有点後悔没
 
跟她要电话,以後不知道还能不能遇到这麽超值的服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