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韩翠双是一个34岁的少妇,身高1米63,体重48公斤,属於小巧玲珑
 
身材。她的很五官精致,是一个少见美女,她现在对身上最满意的器官就是眼睛
 
了。
 
? ? 韩翠双本来是个单眼皮,困扰了她很多年,直到两年前她去了整形医院做了
 
双眼皮才了结了她多年的一桩心事。现在她的眼睛大而有神,睫毛长长的,若要
 
稍微娇气勾你一眼,保正勾的你魂儿也飞了。
 
韩翠双离婚五年多了,现在跟着一个大她二十多岁的男人过,那个男人叫高
 
义,平常里韩翠双叫他叔叔,高义倒弄一些建材生意。刚跟他的时候,韩翠双也
 
帮着着忙上忙下,干了一年多,後来高义心疼她,便不让她做了。
 
? ? 高义在农村租了一个便宜的仓库,由於从市内每天来回折腾不太方便,就在
 
附近租了一个民房居住。
 
叔叔一大早晨五点便起床去工作去了,韩翠双被他穿衣服的动静弄醒了,看
 
着高义离去的背影她突然感到身体一片空虚。
 
? ? 昨天晚上韩翠双早早的睡了,高义在外面谈生意,谈到十点多才醉醺醺的回
 
家,上炕的时候衣服扔了一地就钻进被窝,感受到身旁小少妇柔软的娇躯,手脚
 
便开始不老实起来,一双老手直接伸入到韩翠双的睡衣,玩弄她的奶子,玩了一
 
会觉得不太过瘾,一只手贴着光滑的小腹钻入内裤中。内裤里面毛茸茸的,高义
 
整个大手贴在韩翠双的阴阜上,中指在桃园缝来回的摸索,没一会儿一股骚水便
 
从韩翠双的小穴流出来,黏了高义一手。
 
韩翠双正做着梦,梦见一根粗壮的大鸡吧在她的小穴里飞速的来回进出,但
 
她觉得一点也不舒服,好像那根粗壮的鸡巴没有填满她的阴道,下体还是痒痒的,
 
没多久便难受的醒了过来,觉得下体有些异样,睁开惺忪的睡眼才发现原来是高
 
义旁边扣弄自己的下体。
 
「啊……」韩翠双突然舒服的叫了一声。
 
高义刚才狠狠的揉了她阴蒂一下,搞得韩翠双娇喘连连,又一股淫水喷到高
 
义的手上。
 
「叔叔,别摸了,我都流了。」韩翠双撒娇的说道。
 
「宝贝儿,你水真多。还没开干就淌出来那麽多。」高义一脸淫笑。
 
「叔叔,我想要了。」
 
? ? 「要啥?」
 
? ? 「要这个。」韩翠双一把抓到高义的裤裆。
 
? ? 抓到之後发觉高义的鸡巴还是软软的,像一条泥鳅。
 
韩翠双嗔道:「你这里怎麽还没硬呀,真讨厌!」
 
? ? 「用嘴帮我吹吹吧。」
 
? ? 韩翠双一脸无奈的坐起身,脱掉高义的内裤。右手扶起软绵绵的阴茎嘴巴就
 
凑了过去,还没等含入嘴里便闻到一股腥臊味。韩翠双厌恶的捂住鼻子,说道:
 
「叔叔你这里味好大,还没洗澡吧?」
 
? ? 高义一副不满的模样:「往常你都吃到肚子里去了,怎麽今天还开始嫌弃了?
 
你不弄我就睡了啊,看谁难受。」
 
? ? 韩翠双只好忍住气味,慢慢的把包皮翻开,露出龟头,手轻轻的握住龟头擦
 
拭一番,才含入嘴中。
 
高义擡起头看着自己的阴茎在韩翠双的口腔里来回进出觉得好不爽快,只见
 
两片薄薄的红唇唇裹住一半阴茎,温滑的舌头轻轻地扫着龟头,偶尔经过马眼高
 
义便忍不住一哆嗦。原本软绵绵的阴茎慢慢的在韩翠双的口中变得坚挺起来。
 
「哦……」高义忍不住的叫了出来。
 
「舒服吗?」韩翠双问道。
 
「太爽了,最近你的口活有长进啊?跟谁学的?」
 
? ? 「滚,你还想不想做了?」韩翠双一脸生气道。
 
「哈哈,开个玩笑,不要生气啊宝贝儿。」
 
? ? 「哼,老色鬼,我不给你弄了,我要上去榨乾你!」韩翠双站起身一只手扶
 
着鸡巴对着洞口慢慢的做了下去。
 
「噢……」一声销魂的长叹响起。
 
韩翠双的蜂腰在高义的身上由缓至快的扭动起来,两个大小适中的奶子上下
 
翻飞,看的高义眼都直了,两只老手一只拍拍韩翠双的屁股,一只揉揉奶子,还
 
是觉得不够用,恨不能在多出两只手来才能给自己身上的这个尤物摸个够。
 
「叔叔,给……啊……啊……我,叔叔。」韩翠双语无伦次的娇喊着。
 
「嗯……嗯……儿,你真美,我的宝贝儿!」
 
? ? 「噢……噢,要丢了,丢了……」
 
? ? 韩翠双在高义身上疯狂的扭动的三分钟,有些坚持不住了,匐倒在高义怀里
 
娇喘着,连着高义鸡巴的小穴泊泊淌出一摊淫水流了高义一腿。
 
「叔叔,我坚持不住了,换你到上边来吧,我喜欢你在上边干我。」
 
? ? 高义坏坏的看着韩翠双,然後捧着她的脸深深地亲了一下,才说:「小骚逼,
 
这就不行了?看我不干的你喊爹爹。」
 
? ? 韩翠双妩媚的白了他一眼,说道:「你要是不能把干到喊爹,那你以後就别
 
碰我。」
 
? ? 「小骚逼,不让我碰你让谁碰?要是被我抓到了,看我不弄死你俩个奸夫淫
 
妇。」
 
? ? 「你怎麽越说越下道了?赶紧点吧,难受着呢。」说完便翻下身闭上双眼两
 
只美腿一张只等高义插进来。
 
感到高义的龟头在阴蒂上层了几下,韩翠双将两只腿张的更大些,以往高义
 
一旦开始用鸡巴蹭阴蒂的时候,之後便会狠狠的一戳到底,韩翠双很喜欢这种干
 
法,每次都有花心要被戳漏了感觉,那种飘飘欲仙的滋味很舒服。
 
但这次不知怎麽蹭了许久也不见进来,韩翠双觉得不太对劲睁开眼睛看了一
 
下,只见高义用手慢慢的撸着鸡巴,刚才坚挺的阴茎在高义手中变的软趴趴的。
 
韩翠双坐起身,关心地问道:「你怎麽了叔叔?」
 
? ? 高义满脸黑线,骂到:「妈的!关键时刻怎麽不中用了?!操!」
 
? ? 韩翠双抓着高义的手臂,说:「没事,我在给你舔几下。」说完就伏在高义
 
的跨间含住了龟头,舔了好一阵子,还是不见起色,累的韩翠双腮帮子都酸了。
 
高义见状,知道今天是不行了,沮丧的说道:「别弄了,起不来了。」
 
? ? 韩翠双擡起头看着沮丧的高义,侧躺到他身旁,一只手放在他怀里默默道:
 
「没事,刚才我都来了,水还在你腿上没干呢。」
 
? ? 高义一把将韩翠双搂入怀中,侧着脸看着脸色红润的小少妇,知道她在安慰
 
自己,然後在她脸上浅浅的啄了一下,刚要说些什麽,韩翠双便用嘴抵住了他的
 
嘴深深的来了一次舌吻。许久,韩翠双才说:「叔叔,我困了,咱们睡吧。」说
 
完就伏在高义的怀里安静了下来。
 
? ? 高义胡乱的在韩翠双光滑的背部摸了几下渐渐地也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