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商业竞争
 
那天在别墅,秦艳秋最终还是雌伏在我的胯下,用她成熟肉体上的每一个部
 
分来讨我的欢心,我也不客气,轮流在她身上的三个洞穴奸淫,干得她连动手指
 
都没力气才罢休。然後,这贵妇人也答应帮助我这个情夫,暗中对付她老公方岩。
 
我再次重重地赏了她一顿饱操,才心满意足地离开那?,回家之後向亲爱的
 
老婆大人已经母亲汇报结果。结果她们都笑骂道:「我们的小老公靠着鸡巴来赢
 
得竞争。」气得我也顾不得才跟秦艳秋大战得天昏地暗了,立马把母亲抱进卧室,
 
把红梅和蕙岚两个熟妇也叫进来,直接让她们三个背对着我,擡起诱人的肥臀,
 
直接接受我的强势插入,一室皆春。
 
回家两天後,秦艳秋就向我传信:辉煌集团打算在下次地块拍卖以最多2 亿
 
2 千万的价格,去竞拍那块市中心的那块商业用地,叫我做好准备。
 
拍卖当天,我带着「侄女」薛珊珊,他也带着他的助理,还有他的老婆、我
 
的情妇秦艳秋,在竞标会场门口相遇。
 
「晨曦世侄,真是後生可畏啊,最近晨光集团很活跃啊,等下要收下留情,
 
让一让我啊,哈哈。」方岩笑着跟我客套。
 
我跟方岩握了握手,回应:「方董您说笑了,我只是个毛头小子,初来咋到,
 
还得需要向你们这些老行尊学习一番才是,这位是我的助理,薛珊珊。」说完我
 
就向别人介绍「侄女」。
 
方岩皱了皱眉头,好像想到了些什麽:「薛,薛小姐你好,这麽年轻就是世
 
侄的秘书,肯定是个厉害的人才,哈哈,来,给你介绍,这是我的夫人,姓秦,
 
秦艳秋,也是我们集团的股东,这是我的助理洪磊。」
 
「方夫人您好,洪助理你好。」我也向两人打了招呼,同时跟秦艳秋握了握
 
手,在握手的时候,当着方岩的面,我用手指故意在大美人的手心暗暗地挠了一
 
下,看着秋姨略带惊慌而又嗔怪的眼神,回想起在度假屋的那销魂蚀骨的十二小
 
时,偷情的快感让我下体不禁又硬了。
 
假惺惺客套完之後,我们各自进入自己的包厢,准备我们的投标。
 
「看你胸有成竹的样子,想必是有十足的把握了,是那位方夫人的帮助吧。」
 
进入包厢後,只剩下我跟薛珊珊两人,这时,我收到秦艳秋的短信,知道她等下
 
要来玩这边,微微一笑,而薛珊珊看到我的表情,她的玉手不停在我的胯下抚摸
 
着,「按照你对熟妇的疯狂喜好,秦艳秋那麽大一块美肉,你恨不得一口就吞掉,
 
再加上她是方岩的老婆,一举两得,我说的没错吧?」
 
「啪」的一声,我用力拍了一下薛珊珊的大屁股,苦笑道,「珊珊,你别这
 
麽聪明好不好,我都快被你研究透了。」
 
「嘿嘿,你全身有哪一个地方没被我研究过啊?当然研究透了。」
 
没错,薛珊珊敢这样跟我说话,除了她是我的「侄女」以外,还有一个身份,
 
就是我的性伴侣。在公司?面,我的女人就只有母亲唐美云,母亲虽然爱我入骨,
 
但在公司她还是那个高贵能干的总裁,是万万不可能跟随时发情的我在公司?面
 
做爱。
 
这个时候,薛珊珊的出现解决了这个问题,她上班三天之後,在完成工作之
 
余,还不停用身体来勾引我,终于有一次我真的浴火上涨,在她背对着我冲咖啡
 
的时候,锁上门,直接掀起她那短裙,一把扯开性感的丁字裤,用後入式插入她
 
那蜜道。她对我的行爲毫不反抗,被奸淫的时候还把头转过来对我说:「终于忍
 
不住啦?」
 
不得不说,薛珊珊的确是女人中的极品,才30岁的女人,跟她小姑薛红梅一
 
样会玩,上前後三个洞被开发得性感无比,功夫了得。听说她自己说,在美国读
 
大学的时候,除了平时上课学习以外,还经常参加各种社交活动,当然包括外国
 
人的乱交party ,毕业之後到华尔街实习,上司对她一个优秀的东方美人感到新
 
鲜,也经常邀请她到游艇上过夜,所以她才有这样的丰富的经验。
 
回国之後,因爲工作繁忙,还没完全安顿下来,公司的男人知道她是我的亲
 
戚,并且如此冷艳,也不敢跟她搭讪。我算是她身边一个比较常接触的男人,而
 
且她也知道她小姨对性爱质量的追求高,看我竟然能够满足薛红梅,便斗胆来勾
 
引我了。
 
我坐在包厢的沙发上,珊珊很有默契,熟练地解开我的裤链,用手把我的肉
 
棒从裤裆?解放出来,张开鲜艳的樱唇,一口含住,「兹兹」地爲我口交起来。
 
薛珊珊一边吮吸着我的大鸡巴,一边用自己的贝齿在我的大龟头的顶端,用自己
 
的嘴唇在冠状沟?吮吸着……
 
方岩跟秦艳秋的包厢?,方岩小心翼翼地问着他的妻子:「艳秋,李晨曦那
 
个助理,你知道是什麽人吗?」
 
秦艳秋瞥了他一眼,「怎麽了,看上人家的助理了?」
 
「不是,你别误会,我总觉得好像在哪见过似的。」
 
「听说是李晨曦老婆的侄女。」秦艳秋如实回答。
 
「啊,那不就是李晨曦的侄女麽?那他老婆……」
 
「人家老婆年龄大怎麽了?不行啊?管人家那麽多干嘛?」秦艳秋面露不愉。
 
「我出去透透气,这包厢怪闷人的。」
 
就这样,秦艳秋就离开了包厢,方岩也不敢管太多,谁知道,他的老婆是以
 
透气爲名,其实是想偷偷地找李晨曦去偷情。
 
秦艳秋观察了一会,感觉附近没有什麽自己公司人,便连门都不敲,直接打
 
开门。
 
「秋姨吗?进来吧,顺手锁上门。」
 
「啊……你们……」看见薛珊珊此时正跨坐在我的大腿上,一双黑丝美腿盘
 
在我的腰间,不停地上下律动,而我的肉棒,则隔着黑丝,直接插入她的淫穴?,
 
包着肉棒的黑丝,与阴道内部的嫩肉不断摩擦,刺激得珊珊嘴?「咿咿呀呀」地
 
发着呻吟,秦艳秋被我们俩的淫戏吓了一跳。
 
「啊,很爽啊,珊珊你的技术真不错,很会夹啊……秋姨,你来了?来亲一
 
口。」
 
秦艳秋有点扭捏,但是还是走过来,与我接吻,「唔唔……秋姨你嘴巴真甜。」
 
「小滑头,内幕我已经告诉你了,你要怎麽报答我?」高贵的方夫人瞬间变
 
得淫媚无比。
 
「嘿嘿,我的好秋姨对我这麽好,当然是要鞠躬尽瘁来满足你啦,要不珊珊
 
你先让让秋姨,让我先满足一下这位饥渴的大美人再来喂饱你这骚货?」说罢,
 
珊珊便要站起来。
 
「不用不用,你们先吧,小家夥,你想害死我啊?你再找个地方吧?我不能
 
离开太久。」
 
「好吧,今晚9 点,碧海湾酒店,2301房,我等你,一定让你满意。」说着
 
还对她眨了眨眼。
 
「嗯,我听你的,先走了。」大美人说完落荒而逃。
 
「嗯啊……我的……小姨夫,刚才我觉得……你的鸡巴又胀大了,是不是…
 
…看到秦大美人,又想到什麽好玩的啊?」一直在我身上耸动的薛珊珊,感觉到
 
我身体的变化,淫乱的性子让她陡然起了兴趣。
 
「是的,我想到一个好玩的事,不过要你来帮忙,放心,有你爽的,哎哟,
 
你这骚货……」
 
随着拍卖师的介绍,今天最後一块地王,也就是我今天的目标,开始拍卖了,
 
前面那几块地的拍卖过程,我连看都没看,一直就在跟薛珊珊这个看着外表如此
 
冷艳干练,骨子?完全就是淫娃荡妇的白领丽人做爱。跟她做爱的爽快之处就是
 
这个女人对男人的控制做得很好,让男人的快感一波又一波而又不会射精,不是
 
拥有丰富性经验的女人通常是做不到的,这从她那只有30岁但阴唇已经被操得发
 
紫就可以看出来。
 
「现在正拍卖市中心XXX 号地块,底价1 亿,每次叫价500 万,现在开始竞
 
价……」
 
「1 亿500 万。」
 
「1 亿1000万。」
 
……叫价声此起彼伏,很快就上到1 亿8000万了,现在只剩下3 家公司在竞
 
价,当价格到达2 亿的时候,只剩下晨光集团和辉煌集团了。
 
「哈哈,想着方岩每次叫价时候的那个纠结,还有叫价後立马被我们盖过去
 
那种打击感,我就觉得高兴。」我亲了怀?的薛珊珊一口,高兴地说道。
 
「都是你技术了得,把人家的老婆给收拾得贴贴服服,才会有这样的效果。」
 
「那是,没有那麽点技术,怎麽有资格当你这个欲女的性伴侣,哈哈。」
 
果然,辉煌集团,在我报出2 亿2500万的时候,放弃了再加价,换句话说,
 
这次的交锋,是我们公司占了上风。看着方岩怒气冲冲拂袖而去的场面,我想到
 
今晚我又给他的头上再添一点绿色,就觉得这段时间的郁闷一扫而空。
 
看着我开怀大笑的样子,旁边的美人助理在我耳边窃声说:「怎麽样?舒爽
 
了吧?想好今天晚上怎麽去跟秦大美人庆祝?你不是说还有我呢?」
 
「嘿嘿,你放心好了我的骚货侄女,今晚包你们两个满意,哈哈。」
 
十七、人肉夹心
 
「叮咚……」晚上9 点,秦艳秋准时到达碧海湾酒店2301房,按响了门铃。
 
「进来吧……」
 
秦艳秋小心翼翼地走进房间,四处张望,我却躲在门後面,当她完全进入房
 
间後突然「袭击」,从後面抱住熟透的大美人,把她吓个不浅。「秋姨……」
 
「啊,你这该死的小坏蛋,吓死我了。」
 
「嘿嘿,秋姨,想我了没?我可想死你了,你感受到麽?」我一边说,一边
 
用下体的肉棒插入成熟艳妇的屁股沟?研磨。
 
「嗯……小坏蛋……好粗壮……你就会作践我……唔唔唔……」在我下体攻
 
击下,秦艳秋开始「进入状态」,扭过身体跟我接吻。
 
「我的大美人秋姨,今晚我可要细细品尝、享受你这身成熟无比的美肉了,
 
放心好了,绝对会让你乐不思蜀的,哈哈,来,先洗个鸳鸯浴……」说完,我一
 
个公主抱把秦艳秋抱起来,直接抱进浴室?。
 
碧海湾酒店的2301房,是我长期包下的一个高级总统套房,也是我经常与张
 
春媛、张淑兰姐妹,偶尔还有薛珊珊享受淫乐的地方,今天它迎来第四个女人,
 
秦艳秋。
 
「啊……晨曦好老公……你的……好大……好舒服……啊……好舒服……大
 
力一点……嗯……干我……啊……啊……」在浴池边上,秦艳秋摇摆着自己的肥
 
臀,对我妩媚地呻吟着,我就趴在她的背上,肉棒像打桩一样用力地抽插着,双
 
手握住大美人的豪乳不停地玩弄着。「啊……不行了,要来了……」随着美人的
 
浪叫声,秦艳秋敏感的身体很快就达到了高潮,蜜穴中涌出大量的淫水。
 
「啪啪啪,进来吧。」这是我拍了三下手,好像在叫人进来的样子。
 
「啊!」这样的行爲让秋姨花容失色,定睛一看,竟然是我的助理兼炮友薛
 
珊珊。
 
此时薛珊珊一脸娇笑地看着被我干得迷迷糊糊的秦艳秋,一丝不挂的走到我
 
们身边,手上,竟然拿着一根硕大的双头龙假阳具!
 
「秋姨,我说过,今晚你肯定会无比满足的……」说着,我让胯下的美熟妇
 
平躺在地上,对着薛珊珊说,「动手吧。」
 
「你们两个……要干什麽?」
 
「放心,秦姐姐,你就乖乖把身体交给我们,好好享受就是了。」薛珊珊一
 
边说一边把双头龙的其中一端,插入自己那早已流水潺潺的蜜穴中,「刚才看着
 
你这麽卖力地干她,我都不知不觉湿了。」接着,她又拿起另一端,在秦艳秋那
 
刚刚被我操开的淫穴口出研磨了几下,「哧」的一声,直接也插了进去。
 
「啊……你……」秦大美人被如此侵犯,不禁惊叫起来。
 
我也没有闲着,让薛珊珊躺着,强行让秦艳秋趴在薛珊珊的身上,她那肥美
 
的翘臀对着我,然後我伸出舌头,舔了舔她的屁眼,把她那可爱的屁眼刺激得紧
 
缩起来。「啊……晨曦……啊……好痒啊……你……舔我……屁眼……哎哟……
 
痒死了……」巨臀被刺激得不断扭动,要我用双手使劲才能稳住。
 
前戏做足之後,接着,用我们刚才交媾所流出来的液体湿润了一下,巨大的
 
肉棒缓慢的插入了秦艳秋的屁眼?。最後,我们俩都抱着秦艳秋,两人下体不停
 
地耸动起来。
 
前後都受到巨大肉棒的猛烈「进攻」,胸前的巨乳被我两只大手不停地搓揉
 
玩弄着,其中一个鲜红的大乳头还被薛珊珊含在嘴?吮吸着,秦艳秋瞬间再次沈
 
沦欲海,双手抓住薛珊珊的胸部,下体迎合着我们的奸淫,机械式地律动,小嘴
 
无意识地张开着,只会吐出「啊……啊……」的淫靡叫床声,大量的香唾不时从
 
嘴角流出。
 
「爽……好爽……晨曦你好厉害……啊……肉棒插得……啊……我的屁眼…
 
…要被你……啊……插坏了……」假鸡巴跟我的肉棒在轮流摩擦秦艳秋蜜穴和後
 
庭之间的那层嫩肉,带来的强烈快感使得她连话都说不出来。
 
「秋姨你真是个天生的尤物,你感觉到没?你的屁眼都被我干得流出屁眼液
 
来润滑啦,哈哈……我的好秋姨,舒服吗,喜欢被我的大肉棒插吧,你就是个淫
 
妇,天生就是要被我干的大淫妇,你这块美肉就是我永远的珍藏了。」我舔着秦
 
艳秋的耳朵,在她的耳边低声耳语。
 
「嗯……啊……好舒服……我的好晨曦……你的肉棒在我的屁眼?抽插……
 
好舒服啊……我……我就是你一个人的淫妇……啊……我……就是你的玩物……
 
啊……受不了了……要……要尿了……」秦艳秋的身体本来就敏感,现在被我跟
 
薛珊珊双管齐下,才坚持了不到10分锺,又达到巅峰,这次更是爽得她小便失禁,
 
蜜液混杂着金黄色的美人香尿喷涌而出,直接浇到薛珊珊的肚皮跟大腿上。然後
 
整个人像一块湿了水的面团一样趴到薛珊珊的身上。
 
「噗」的一声,我从秦艳秋的屁眼?拔出依然坚挺的鸡巴,带出了美人肛腔
 
内的部分空气。然後又调整好位置,直接插入我的那位骚货助理薛珊珊的紫色屁
 
眼?,继续抽送……
 
这一场淫乱,不知道持续了多长时间,我的肉棒一直在两个大美人身上的六
 
个仙人洞?面不断抽插和射精,到了最後,我们三人,只剩下我还勉强保持着半
 
清醒,而秦艳秋和薛珊珊二人在我的怀?沈睡了过去,两人的下体淩乱无比,诱
 
人的蜜穴和屁眼?面不断的有精液流出来,脸上充满着满足的笑容。
 
第二天早上,我开车载着薛珊珊回到别墅区,刚下车,就看到在花园晨运的
 
老婆薛红梅在似笑非笑地看着我们。「早啊,老婆大人(小姨)。」「你们俩啊,
 
注意点身体,别就顾着玩,蕙岚已经做好早餐了,珊珊你也过来吃完早餐再回去
 
吧。」「好的小姨。」
 
我跟着红梅回到房间,从後一把抱住这个堪称是「超乳」甚至是「魔乳」的
 
极品熟妇,「好老婆,你不生气?」
 
红梅娇笑着扭过来身子,用手指戳了我一下,「我生气什麽,我当时把珊珊
 
从外国叫回来做你的助理,就已经预料到会有这麽一天的了,虽然她不是我的亲
 
生女儿,但是这麽些年来,她那些破事,我还是略知一二,再加上我姐那人,珊
 
珊不是花丛老手才怪呢。」
 
红梅口中的「我姐」,就是薛珊珊的亲妈,我的大姨子,叫薛香梅。她比红
 
梅大2 岁,从小就性格开朗,甚至开放,在学校的时候那些强壮的男同学,经常
 
爲了得到她的亲睐而相互斗殴。17岁的时候,就来到G 市到一家制衣厂工作,她
 
那对根本不是她那个年龄所拥有的大奶子使得她上班第二天就被制衣厂的厂长看
 
上了,当晚,薛香梅成了厂长的情妇,两个月後,就怀孕了,怀的那个孩子,就
 
是薛珊珊。
 
薛香梅不仅身材上得天独厚,对于性技巧也几乎是无师自通,如此一个绝品
 
尤物,当然是令厂长乐不思蜀,对其宠爱有加。可是纸包不住火,薛香梅的事情
 
很快就被厂长的妻子知道,厂长夫人一怒之下,直接向组织报告,薛香梅就这样
 
被赶出制衣厂,厂长也因作风问题而被撤职。
 
厂长一蹶不振,工作也没了,孩子又不想打掉,正当薛香梅进退两难之际,
 
她遇上了一个姓杜的私营企业家,那位杜老板也是对她一见锺情,不但不介意薛
 
香梅的过去,娶她爲妻,并且把薛珊珊视如己出,出钱抚养。
 
然而,丰乳肥臀,天性风流的薛香梅,在床第间对杜老板索取无道,杜老板
 
熬了8 年多,终于支撑不住,无福消受这份「性福」,只能无奈离婚,并且搬到
 
不知道什麽地方去了。离婚後,薛香梅带着女儿找到了杜老板以前生意场上的一
 
个老外朋友尼克,在尼克G 市家?只用了1 天1 夜,就让尼克答应娶她并且移民
 
美国。
 
薛香梅天性淫乱,尼克也不是什麽省油的灯,两人一拍即合,床底之间花样
 
百出,好不快乐。渐渐地,他们不满足于二人之间的性交,开始尝试各种淫乱的
 
交媾,参加群交派对,到牧场找牲口交配……薛珊珊在耳濡目染之下,再加上母
 
亲的淫乱基因,很快也加入了他们的行列,年仅12岁的时候,她那娇嫩的蜜穴就
 
被尼克大肉棒撕开……直至今天,薛珊珊不时会带性伴侣回家,跟薛香梅还有尼
 
克一起开无遮拦大会,他们一家三口,依然是那麽淫乱,乐此不疲。
 
当年薛香梅跟了杜老板之後,也没有忘记远在老家的父母妹妹,不但经常寄
 
钱回家,而且把薛红梅接到城市?面读书,所以直到现在,姐妹俩即使分隔千?,
 
也保持联络,感情相当的好,因而红梅才对她们一家子的淫事稍微了解。
 
听了红梅的那番话後,我还真是服了我那位大姨子,隐约也有些期待,期待
 
跟她见面,让她与薛珊珊这对淫妇母女一起来伺候我。
 
十八、定计脱身
 
清晨,我从薛红梅那丰满肥熟的肉体中起床,看着床上还残留着昨夜疯狂的
 
痕迹,满意地笑了,巨乳美熟妇虽然已经46岁,床笫之间经验丰富,但是外貌因
 
爲保养得当,像是只有38、9 岁一样,真是天赐的妖精尤物啊。
 
走下楼梯,打算到花园?运动一下,却听到马蕙岚通电话的声音:「我现在
 
是阔太家的贴身护士,天天要照顾人家的,哪有时间回去啊……」
 
家?一直只有我一个男人,而且在平时,因爲都是饥渴熟妇,爲了方便行乐,
 
她们在家都是不穿内裤的,所以当我掏出勃起的肉棒,从後面掀起美熟妇的短睡
 
裙,直接插入她那淫浪的骚穴之时,马蕙岚只是「嗯」地闷哼一声,扭过头白了
 
我一眼,就继续在那聊电话。而我也不管那麽多,把手伸到前面,玩弄她那双巨
 
乳,同时鸡巴不停地在湿润的淫穴内抽插。
 
「嗯……嗯啊……没事啊……行了……我有空就回来……嗯……不用担心我
 
……」美熟妇护士一边应付着电话,阴道内的的淫肉紧紧地吸住我的肉棒,阴壁
 
剧烈地蠕动着。
 
我恶作剧般地在她耳边说:「继续聊下去,我要你一边跟你老公打电话一边
 
被我操。」
 
她嗔怪地看了我一眼,忍受着淫穴内传来的快感,继续应付着电话。
 
「不说了……要干活了……挂了……嗯……来了……啊……」断断续续的电
 
话聊天持续了十来分锺,马蕙岚像是撑不住了,草草挂了电话,接着就是一阵高
 
昂的浪叫,阴道内淫水不断地汨汨流出,打湿了两人的交合处。
 
「早上干一炮真爽啊,你说是吧蕙岚姐。」
 
「你啊,就会作践人,明知道我跟老公在聊电话,还逮住我来操。」
 
「你不是挺爽的嘛,你这个大骚货,得了便宜还卖乖,一大早被我滋润了一
 
把还埋怨起我来了?」我抱着美熟妇,玩弄着她的脸蛋和奶子,下体依然处于交
 
合状态,还没拔出来。
 
「你还说,唉,现在我老公想我了,怎麽办?但是我又不想回去,你说我一
 
个结婚的女人,几个月不回家,估计我家那边闲言闲语就多起来了。」
 
「哎哟,你个骚货,被我操得都乐不思蜀了,还怕别人说吗?再说了,不想
 
回去而已,那就跟你老公离婚呗,安安心心当我的情妇不好吗?」
 
「我结婚那麽多年了,现在去离婚,还被人知道我跟了你,不被戳脊梁骨才
 
怪啊,我虽然是骚,但是还要点老脸啊,想个办法嘛,老公。」
 
都叫到这个份上了,我也就出个主意:「这样吧,我给你一笔钱,你交到你
 
老公手上,说是工资和奖金,然後我再找个女人,去勾引你老公,让他出轨,
 
『恰好』让你看到,你就可以名正言顺地跟他离婚啦,接着就乖乖当我的骚货情
 
人了吧,嘿嘿。」
 
「哟呵,这主意不错,给他一笔钱吧,当我是欠他的,让他带了那麽久的绿
 
帽……唔,好男人,大骚货的浪穴又痒了,再来操我一炮吧。」美熟妇媚笑着勾
 
引我。
 
「如你所愿。」说完,淫乱的浪叫声又从厨房?面传出……
 
一切都按照着原定的计划进行,马蕙岚把我给她的40万拿回家给她的老公,
 
然後我也去云都山庄托人找了一个坐台女去实施计划。
 
最近赵颖有点郁闷,之前有人找到她,给了30万,让她去勾引一个男人,并
 
且上几次床,事成之後再给30万,这麽好的事情哪?找,于是便一口答应下来。
 
可让她郁闷的是,那个叫魏明的中年男人竟然这麽老实,几次都被勾引得涨红了
 
脸,但就是没有色胆,这不,今晚两个人又出去了,赵颖下定决心要拿下这个男
 
人,不然什麽脸都丢尽了。结果,当天晚上,在春药的作用下,魏明终于忍受不
 
住欲火,把赵颖扑倒在床上……
 
云雨过後,胆小老实的魏明,哭丧着脸,跪在床边求赵颖原谅,反倒让赵颖
 
反过来安慰她,并且说把身子给他也无所谓云云……
 
魏明多日因爲妻子不在家而积累的欲火,因赵颖而发泄殆尽,这种事情,有
 
了第一次,就自然有第二次,赵颖的床技与逢迎,也让他有了巨大的满足。
 
然而,收网的时间到了……
 
东平酒店804 房内,「嗯啊……嗯!继续……这?……要来了……好哥哥呜
 
啊……」赵颖在一阵阵快感冲击下配合着将修长的大腿张开,发出声声撩人的娇
 
喘,酝酿已久的高潮像山洪一样爆发,床上的赵颖和魏明两人都浑身巨颤,魏明
 
用力猛地一顶,让自己的肉棒深深的进入到身下美人的淫穴内,一股股灼热的乳
 
白色精液一下一下的射进了赵颖的子宫。
 
两人正在温存之时,「叩叩叩」突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然後一把女性
 
的声音让魏明如坠冰窖:「魏明,我知道你在?面,开门吧。」房间内一阵混乱,
 
良久,房门终于打开,衣冠不整的魏明看着自己的老婆马蕙岚,目无表情地盯着
 
自己,心中惊,怕,愧,哀,怨,五味杂陈。
 
「蕙岚,我……」
 
「进去再说。」说完,马蕙岚径自走进套房?面,看见同样衣衫不整的赵颖
 
坐在沙发上,扭过头看了自己的老公一眼,「我们离婚吧,我给你的钱,就不拿
 
回了,你自己好自爲之。」
 
「我……」
 
「还有什麽好说的?明天一早,我们就去民政局办理手续吧,我先走了,你
 
们继续。」说完,头也不会地离开房间,留下黯然的魏明与漠然的赵颖,可怜的
 
男人,完全不知道这是他妻子还有其情人所设的局……
 
东平酒店的秘密监控室内,刚才那一幕「狗血」的剧情,我尽收眼底。这时,
 
马蕙岚在酒店绕了一回,也来到了这个监控室内,决绝冷漠的表情荡然无存,取
 
而代之的是淫荡的媚笑,一个大屁股坐在我的大腿上:「嘻嘻,晨曦老公,刚才
 
姐姐的演技怎麽样?跟演员一样专业吧。」
 
「那是,咱蕙岚姐什麽时候不是出色的演员?只不过呢,平时就是A 片演员,
 
刚才就是大片演员,哈哈哈哈。」
 
「喏,你作死。」美熟妇用肥美的硕臀摩擦着我的胯部撒娇。
 
「哈哈,我的骚货蕙岚姐,现在我又要你当A 片演员了。」说完,我让她趴
 
在监控电脑的桌子上,背对着我,掀起连衣裙,直接插入她那真空的湿润下体。
 
「嗯……啊……好晨曦,被你操得真是……嗯……爽……美死我了……」
 
马蕙岚这个淫荡至极的骚妇,一边扭动着肥臀迎合我的奸淫,一边浪叫着刺
 
激我的欲望,还一边用迷离的眼神看着监控?面,她的丈夫,哦不,她的前夫魏
 
明,那懊悔的面孔……
 
「啊……用力…啊……啊啊……一边看着魏明的样子……一边被你操……好
 
刺激……」马蕙岚仰着头,媚眼如丝,强烈的抽插使她激动得连口水都不住地从
 
嘴角流出。
 
「你这个老骚货,都40岁的人了,还翘起那大骚屁股来勾引我,看我不操死
 
你,看我操烂你这个骚屁股。」我也在不断用污言秽语去刺激身下的美熟妇。
 
「对……嗯啊……我是不要脸的骚货……我翘起大屁股……嗯啊……勾引晨
 
曦小帅哥……啊……我欠操……操死我吧……」
 
一个小时後,我坐在桌子上,而马蕙岚就坐在我的身上不停地套弄着大肉棒,
 
硕大的奶头被我咬着,屁眼?不断的流出精液,两人的交合处更是淩乱不堪,我
 
已经在这?玩了她近一个小时了,将这个美丽的熟妇护士彻彻底底的玩弄了一遍。
 
「嗯啊……嗯啊……又来了……啊……嗯啊……我不行了……被你干死了…
 
…操坏了……」高潮过後,美熟妇被我放到桌子上,下体的两个艳穴,精液正不
 
停的流出,妖艳异常。
 
「嘿嘿,蕙岚,你看你现在这个样子,真美。」
 
「你个死坏人……把老娘……我给操坏了……我……看你……今晚怎麽……
 
给梅姐交功课……」
 
「哟,还嘴硬?欠收拾啊你个淫妇。」说完,我把肉棒放到她的肉穴外摩擦,
 
装作又要插入她那红肿的骚穴?。
 
「别别别,我认栽,我的好晨曦,好老公,亲哥哥,骚妹妹我认栽了,别操
 
了。」美熟妇被吓坏了,立马向我撒娇求饶。
 
我拍了拍她那脸蛋,顺便帮她整理一下衣物,「算你识相,休息一下吧,准
 
备回家了。」
 
「好哥哥,你的小骚货被你操得走不动了,你得扶着我上车,最好背着,嘿
 
嘿。」
 
「老骚货别得寸进尺,来,倚着我,走慢点,回到车上就好,今晚就不用你
 
煮饭了,我打电话叫妈煮饭吧。」
 
回家之後,蕙岚姐连澡也不洗,直接回房间休息,母亲跟红梅看到被我弄得
 
浑身乏力的美熟妇护士,都嗔怪我的过度挞伐,不懂节制。我厚着脸皮回敬她们:
 
「没有点水平的话,怎麽能满足你们几个饥渴大美人啊。」饶是两位美熟妇风骚
 
无比,也被我的话弄得个红脸。
 
十九、娇艳空姐
 
早上11点,晨光集团总裁办公室。
 
「嗯……嗯啊……坏小曦……坏老公……嗯……坏儿子……」反锁着的办公
 
室内春光四溢,平时高贵动人的总裁唐美云,正坐在大班椅上,发出阵阵销魂的
 
娇吟,只见她的外套掉在地上,职业套裙完全解开,迷人的丁字裤也被拉开,而
 
我,就正蹲在美熟妇的胯间,用嘴巴和舌头,去品尝大美人总裁那令人垂涎的蜜
 
液。
 
「美云老婆,唔,你的蜜汁真好吃,恩……」我对着母亲的那淫湿的肉穴吹
 
着热气,舌尖抵在阴唇上舔弄,刺激得她用手不断地在那对巨乳上搓揉,淫乱的
 
肉穴?不停流出淫靡的汁液。
 
「嗯啊……啊……要……要飞了……嗯啊……噢……」唐大美人敏感的肉体
 
被我伺候得节节败退,最後,我用嘴唇含住她肉唇?的那颗最敏感的珍珠,让她
 
更愉悦地呻吟,蜜壶内大量蜜汁涓涓而出,被我全部都吸入口中……
 
「嗯哼……都不知道你哪来的变态爱好,就喜欢吃女人的水,还骚水尿水都
 
不忌……」母亲一边红着整理衣服,一边「吐槽」着我的爱好。
 
「哪?,你们这些大美人熟妇的香液,都是好东西,也就是你们的而已,换
 
别的丑女人来我还嫌弃呢。」我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向唐美云谄媚着。
 
「好了,今天找你来是有话跟你说,谁知道你这小混蛋一进来就往我的裙底
 
?钻。」整理好仪容,刚才还淫媚无比的美熟妇又变回干练的总裁。「是这样的,
 
国家最近几年在弄『走出去』战略,鼓励国内企业出国投资,咱们公司是市?面
 
的龙头企业,市?面的领导想让我们做一个榜样,刚好最近英国那边也过来招商
 
引资,我选定了几个目标,你去英国那边考察一下。」
 
「自从欧美经济增长放缓之後,欧洲国家发展虽然到了一个瓶颈期,但是作
 
爲老牌工业国,英国的很多産业底蕴还是相当足够的,这些産业也适合我们集团
 
的发展方向,也是国家乐见其成的,好吧,我试试联系现在在英国工作的旧同学,
 
看看有没有什麽好办法。」
 
「嗯,就这样吧,拜托你了,好,老,公。」
 
最後一句「好老公」听得我心都酥了,恨不得把眼前的大美人按在玻璃幕墙
 
上奸淫。
 
G 市国际机场,「欢迎乘坐凯旋航空。」负责登机接待的空姐都是不错的大
 
美人,尤其是她们的乘务长,约莫三十五、六岁,妩媚动人的鹅蛋脸,胸前那对
 
硕大浑圆、坚铤而充满弹性的奶子,空姐制服的窄裙更突显她屁股的肥翘,一双
 
黑丝紧紧包裹着秀美的玉腿。
 
另外的两位也不错,一个是风韵少妇,另一个是靓丽佳人,她们的眉目间都
 
夹着春意,估计都不是什麽省油的灯。我暗暗记下了三位美人的名字:美熟妇乘
 
务长叫齐玉环,风韵少妇叫沈雅馨,靓丽佳人叫刘悦雯。
 
三个女人?面,以最年轻的刘悦雯最爲大胆,飞机起飞不久就不断向我抛媚
 
眼,估计这种事情她平时飞其他航班的时候没少干,而沈雅馨则比较隐晦,偶尔
 
会在我面前晃来晃去。而我最喜欢的美熟妇齐玉环倒是很正经在履行工作。
 
到了点餐服务的时候,那个小骚货刘悦雯在拿东西的时候,故意背对着我,
 
还把挺翘的美臀往我这摆,虽然我喜好熟妇,但是偶然也会找些别的口味,送上
 
门的肥肉,不吃白不吃。于是我就利用头等舱座位的隐蔽性,把手伸过去,搓揉
 
刘悦雯的美翘臀。只见刘美人把美臀缩了一下,然後扭头过来,用那双媚眼白了
 
我一下,继续装作弄食物。
 
见她如此,我更加大胆,瞄了一下周围的人,接着在大庭广衆之下,往刘美
 
人的屁股上亲了一口,然後又拍了一下,顿时让她的脸蛋娇艳欲滴。
 
「你真大胆,不过好有情趣哦,喜欢亲我的屁股?」美人在我耳边细语。
 
「谁叫你的美臀那麽翘,像个桃子似的,真想咬一口。」我也不甘示弱。
 
「好,等下我叫你,让你亲个够,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件事才行哦。」
 
「什麽事?」
 
「我在英国的这段时间的消费,你来包,你放心,我很有分寸的。」刘悦雯
 
说完,眼睛眯起来,活脱脱的一只狐狸精。
 
「没问题,不过我也有2 个条件。」我也乘机提出了条件。
 
「嗯?什麽条件?」
 
「第一,我那?挺厉害的,我怕你受不了,所以,你再找一个美女来,等我
 
跟你爽完之後再跟她爽,而且你们俩人的费用我都包了;第二,我对你们乘务长
 
挺感兴趣的,我想让你们帮我搞上手。」既然能够搭上空姐,不如想个办法一锅
 
端了。
 
「哟呵,你真有那麽厉害?好,我再找一个,刚才跟我一起接待的那个怎样?
 
她挺骚的,至于你说关于玉环姐嘛,更好说了,她最近有些缺钱,你跟她说包养
 
她呗,最多我帮你搭桥,怎样?」刘悦雯眼睛一转,马上就回应我的条件。
 
「一言爲定。」
 
接着,我就看到刘美人走到美人身边,跟她窃窃私语,而沈雅馨则红了红脸
 
朝我这边看了一眼。
 
估计又过了半小时,刘悦雯过来,丢下一张小纸条给我,上面写着「10分锺
 
後来洗手间」,就走向了洗手间。
 
10分锺後,我依照刘骚货的指示,来到了她刚才进去的洗手间,轻轻地敲了
 
一下门,刘悦雯从门缝中瞄了我一眼,就伸出一只玉手,拉着我迅速进入洗手间。
 
关上门後,我们俩就激烈地拥吻起来,我一手揉捏着刘悦雯的奶子,一手放
 
到她的後方,去抚摸那翘臀,而刘美人也没闲着,腾出一只手伸到我的胯下,去
 
探测一下我的「本钱」。「嘶,可以嘛,别是银枪蜡烛头就好。」
 
我拍了一下美人的屁股,让她背对着我,双手撑在坐厕板上:「放心好了,
 
你个小骚货,等下有得你爽的了,来,先让我亲亲你的大翘屁股,刚才可真是迷
 
死我了。」
 
我掀开刘悦雯的制服短裙,小骚货那黑丝包裹着的下体就完全暴露在我的眼
 
前,刘悦雯的屁股没有家?那几个熟妇那麽硕大肥美,但是胜在挺翘并且弹性十
 
足,又是另有风味。更让我惊喜的是,身前的美人,竟然如此大胆,连内裤都没
 
有穿,所以我能够清晰地看到她那骚味十足的肉穴!
 
「啪啪啪」我用力地连续拍了小翘臀几下:「你这小骚货,实在是太骚了,
 
竟然连内裤都不穿就来上班?」
 
刘悦雯却「咯咯」地笑起来,「有什麽所谓,这样不是更方便你操我吗?而
 
且你不知道,丝袜摩擦着小穴的感觉是多麽舒服的。」不得不说,眼前的妖艳空
 
姐刘悦雯很懂得勾引和取悦男人,估计跟她搞过的男人都是心甘情愿掏钱让她花
 
(包括我在内)。
 
我用着双手,掰开刘悦雯那擡起的屁股,隔着丝袜用手指轻轻的戳弄她的淫
 
穴和屁眼,同时嘴巴也开始发动攻击,不停在美人的屁股上亲吻舔舐,尤其是她
 
的骚穴和菊门。
 
「啊……哈,好痒,好舒服……嗯啊……被你隔着丝袜舔屁眼跟骚穴,舌头
 
加上丝袜……呜呜……从来没有这麽玩过……受不了啊……嗯……」
 
今天的刘悦雯已经工作了一段时间了,所以胯下是有一股骚味,不过她只有
 
二十多岁,气味倒不算重,平时我给家?面那几个美熟妇玩,她们的味道更重一
 
点,「唔,小骚货,好骚的屁股,还保养得不错,果然是个勾引男人的骚妖精。」
 
「我就是骚货怎麽啦?唔……呜呜……受不了了,操我,我要你的鸡巴操我。」
 
在家?那帮熟妇的「调教」下,我的口技绝对是一流的,刘妖精的下体被我玩了
 
一会就流水潺潺了,屁股不停扭动,主动向我求欢。
 
「哈哈,真骚,不过我喜欢。」说着,我就站起来,把肉棒放在美空姐的小
 
穴外,隔着丝袜摩擦了一会,嘶,丝袜接触鸡巴的感觉有点异样。接着,我也没
 
撕开美人的丝袜,直接隔着丝袜,往小穴一插,肉棒就进入了一个紧凑温暖的世
 
界。自己的鸡巴被一层嫩肉和丝袜包围着,给我一种另类的舒服感。
 
「嘶啊……要死了……不错的鸡巴……还有丝袜的摩擦……爽死我了……」
 
龟头每次插进去时,肉棒带着丝袜和穴壁的摩擦让刘悦雯兴奋不已,配上我那强
 
力的抽插,让她高潮叠起。「好哥哥,嗯啊……操死我吧……」
 
丝袜的质量不错,被我一次又一次用肉棒撕扯入美人的骚穴都没有穿洞,而
 
这次前所未有的抽插,也令刘悦雯深感爽快,被我奸淫了10分锺左右,打了个冷
 
战,樱唇紧咬,双手撑着抽水马桶,一股热流奔涌而出,沁湿了她胯下的黑丝。
 
「别,别射进去。」刘悦雯高潮过後,对我说,还让我拔出还没发射的肉棒,
 
转身坐在马桶盖上,抱着我的屁股吸吮着那沾满了自己淫水的阳具。
 
她的口技也不错,我的肉棒被她的灵舌逗弄了几下後,直接就在她那小嘴?
 
发射了,使她的嘴巴中充满了我的精液。这时我也没有把肉棒拔出,让刘悦雯不
 
仅把射出来的精液吞下去,还要让她把残留在鸡巴中的精液吮吸出来。
 
看着眼前的美人把我的精液「咕嘟咕嘟」地吞咽进肚子?,嘴角还残留着一
 
丝的白线,配上那妩媚而甜美的笑容,让我有种想让她成爲我的禁脔的冲动……